当前位置:首页 >

半汤茶话 | 汪向东:关于农村电商扶贫的新思考(上)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9-04-04 15:28:00 点击数:

为更好地展示半汤乡学院专家学者的研究成果,助力乡村振兴,半汤乡学院在官方公众号上,正式推出系列学术访谈栏目——“半汤茶话”。本期接受学术采访的主谈嘉宾是半汤乡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汪向东教授。

汪向东
半汤乡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  教授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

博士生导师

农村电商、电商扶贫专家

 

 
 问题一
 
 
 
小汤

近来,在给学员们培训时,您几次讲到关于农村电商扶贫的新思考。请问您这些新思考的出发点是什么?

 
 
汪向东

这些新思考是由农村电商扶贫领域实践面、政策面的新进展、新变化引起的。

 

这两年,在政府、市场、公益等主体积极参与和合力推进下,农村电商扶贫的力度越来越大。以去年政府主导的电商进农村示范工作(以下简称示范工作)为例,从国务院扶贫办隰县工作会议到商务部黄冈会议,从商办建函[2018]391号到年底《关于强化扶贫导向做好当前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绩效评价有关工作的通知》,都在强调农村电商工作的扶贫导向。特别是去年新增260个电商进农村示范县中,国贫县238个、革命老区县22个,示范项目进一步向深度贫困地区倾斜,主管部门以农村电商助力脱贫攻坚的政策意图空前清晰。在市场方面,农村电商的参与者们也是动作频频。比如,除了阿里、京东、苏宁等老资格电商平台企业外,字节跳动、云集、拼多多等也都推出了新的扶贫举措。

 

根据自己对这个领域的观察,去年我曾提出一个观点,认为农村电商及电商扶贫进入了“高难区+新定位”的时间窗口。近来的一些新思考,主要就是围绕着如何应对农村电商扶贫“高难区+新定位”的挑战进行的。

 

 

 
 问题二
 
 
 
小汤

我注意到您去年6月份的这篇文章——《“高难区+新定位”时间窗口下的农村电商》,您在文中分析了农村电商进入“高难区”面临的各种挑战。“高难区”农村电商扶贫的做法,比较起来有什么不同吗?

点击链接查看全文:长文︱汪向东:“高难区+新定位”时间窗口下的农村电商

 
 
汪向东

当然不同!

农村电商及电商扶贫存在一般性规律,深度贫困地区也必须遵守它。但当一般性规律用于不同场景、不同条件之下,自然要求有不同的做法才行得通。举例来说,作为“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之一,甘孜州有18个县。像我去过的乡城、稻城等县,人口仅有3万人,本地电商基础薄弱,电商人才奇缺;民族文化差异,大大加重了外来电商服务商的工作难度;县域产业规模不大,商品化、品牌化程度低,产品同质化明显,如果沿用以县域为主的农产品电商化做法,投入产出效益堪忧;加上高原苦寒、山峦叠嶂的区位劣势,开展电商所需的物流制约更加突出。因此,“高难区”的农村电商扶贫,需要立足自己的州情、县情,推出新的举措。

 

去年我去过甘孜三次,今年不久前又去了一次。甘孜最吸引我前往的原因,就是他们“全域统筹、整体推进”电商扶贫的新思路、新探索。去年,甘孜州提出,在全州范围内实行电商扶贫项目、产业、资金、人才、服务“五个统筹”的想法,提出“1+18+N”的机制框架设计。我觉得,“全域统筹,整体推进”,有利于突破当地县域农村电商规模不经济、资源严重不足的瓶颈,而机制的创新设计,也触及了“高难区”农村电商扶贫的深层要害所在、难点所在。难在哪?电商扶贫从整县推进转为整州推进,在机制上,不仅需要处理好政府体系内州、县之间的关系,更为关键的是,电商说到底是市场行为,还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以及不同市场主体之间的利益关系。这是一个更为复杂的机制设计与落地实施,其难度要比此前整县推进时大得多。其实,2017年云贵两省已有8个市、州先期开展了统筹推进试点,一些地方实施结果并不理想。尤其是以整体统筹拿到示范项目后,政策资金仍按县域推进的方式切块分配下去,市州层面的全域统筹就失去了重要的调节手段乃至有名无实。我们希望看到真正更适于深度贫困地区的电商扶贫新模式出现,因此对甘孜和其他“高难区”的全域统筹新探索充满期待。

 

 

 
 问题三
 
 
 
小汤

再说说“新定位”吧。“新定位”是指什么?相对于政府对示范工作的要求来说,“新定位”的“新”体现在哪里?

 
 
汪向东

这里所说的“新定位”,确实在很大程度上与示范工作、及其相关的政策安排与要求相关。

 

我们知道,近年,电商进农村示范工作已经覆盖了全国1千多个县。政府不仅投入资源推动农村电商扶贫,而且对方向目标、主要任务、量化指标,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都有明确要求。讨论“新定位”,我们首先需要明确两点:第一,示范工作是政府主导、政府购买服务的过程,而农村电商扶贫的内容则丰富得多,是一个多主体推进、多资源投入、多路径通达、多方式共存的过程;第二,示范工作是一个为期两年的阶段性任务,而农村电商及电商扶贫是没有终点的马拉松。即便2020年实现全面小康,建档立卡贫困主体摘帽了,也不等于电商扶贫永远划上了句号。消除了现行标准之下的绝对贫困,还会有相对贫困主体的脱贫问题,仍需要用互联网、用电商助力今后的扶贫脱贫。

 

近年,国家强调示范工作的扶贫导向,对示范县开展农村电商扶贫,给予资金扶持,明确任务要求,加强绩效考评,整改工作偏差。如果说这主要是“规定动作”的话,那么,两年示范期结束后,各地的农村电商扶贫就要更多地做“自选动作”了。不光要针对当时当地的实际“自选”后续“动作”,而且还要自筹资金,组织各种其他资源,来完成这些“自选动作”。当然,后续动作里可能仍会包含政府购买服务在内,但“自选动作”显然不应仅限于此。因此,“新定位”的“新”,会体现在参与主体、实施内容、资金来源、运作机制等诸多方面。

 

“新定位”要立足于构建农村电商扶贫长效机制,而电商扶贫要真正实现长效,还得基于市场。我们不会否认,电商进农村落地在基础薄弱、条件较差的贫困地区、尤其深度贫困地区,是需要政府在电商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方面更多地发挥作用,进行必要的资源投入。但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农村电商扶贫的这些建设内容,本身并不是目的。建,是为了用。没有应用的话,建了一堆摆设,何来扶贫效果?一些地方片面追求农村电商站点的覆盖率,拿着政府扶持资金,建了一大堆“僵尸站点”,建了平时人气低迷的县级服务中心,其实没有什么实际效果;有的地方做示范项目,一切围着考核指标转,就算项目结束时获得好看的评估排名,后面的农村电商扶贫难以持续,其实也是自欺欺人。电商扶贫这种扶贫方式,不同于公益捐赠、政策兜底等,电子商务归根到底是商务,电商应用毕竟是要遵循市场规律才可持续。所以,在“新定位”时,需要跳出示范工作靠政府买单、政府购买服务来推动的路数,更多地转到基于市场上来。

 

Copyright © 2017 半汤商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半汤街道三瓜公司半汤商学院 学院办公室电话:0551-82312068

皖公网安备 340181023403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