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汤商学院

当前位置:首页 >

廖星臣:守望田园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8-12-29 15:33:38 点击数:

乡村,是人类的家园,中国社会的根基。守望田园,振兴乡村,是中国历代先贤者为之终身奋斗的目标。

 

中共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来自国家层面上乡村振兴方略,是二十一世纪继新农村建设、美丽乡村建设和特色小镇建设之后的又一次新的乡村社会改造活动,是中国近现代以来、尤其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由晏阳初、梁漱溟、卢作孚等人为代表倡导的“乡村建设运动”以来的百年乡村建设历史的延续与发展,具有重要的历史与现实意义。其实施的过程,是一个不断积累、不断丰富的过程;其根本初心,是要在当下的现代化与全球化的时空背景下,重建新乡村、培育新村民、营造新生活,这也是乡村振兴的战略导向与实践路径。

一、重建新乡村

从历史的维度上看,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乡土性的农业国家,乡村是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发展的根基。没有乡村的振兴,就没有中国的振兴。而乡村的振兴,是一个系统的全面的乡村振兴,是要重建一个新的乡村。所以,在乡村振兴过程中,重建一个新的乡村,既是乡村振兴的初心,也是乡村振兴的实践路径之一。

 

新乡村的内涵

 

所谓新乡村,是相对当前滞后于中国国民经济整体发展水平的乡村而言的乡村,是一个回归乡土性、并超越乡土性的现代化乡村社会。它具体包括以下三个方面的意涵。

 

新乡村是乡土性的乡村。乡土性一词最早源自于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所谓乡土性的乡村社会,按照费孝通先生的意思就是一种以土地为生的聚村而居的礼俗性的熟人社会。乡土性,既是中国乡村社会的本质特征,也是乡村社会的文化基因,是乡村的根本属性。

 

其中,(1)“以土地为生”,强调的是乡村产业特点,乡村是一个以土地为基本生存要素、以农业为主导性产业的人类社会共同体。(2)“居村而居”,则强调的是村庄形态,乡村是一个边界清晰的封闭或半封闭的生活空间。其中村的边界方圆不超过五里,乡的边界方圆不超过十里。所谓“路隔五里不同(风)俗,路隔十里不同(声)音”就是这个道理。(3)“礼俗”社会,则强调的是乡村的生活方式和道德伦理观念。家庭重于个体,人治甚于法治,道德高于契约,是乡土性乡村的文化特性,也是中国人的文化基因。

 

新乡村是现代化的乡村。乡土性作为乡村固有的内生的基本属性,是乡村的“身份”象征。但乡村作为人类社会的一部分,它和城市一样是随着人类社会发展而发展的社会。超越乡土性,实现乡村的现代化,是乡村振兴战略的根本性目的。

 

超越乡土性,是指乡村不是传统的代表,城市也不是现代的唯一,新乡村一定是具有现代性的现代化乡村社会。所谓现代化的乡村社会,是指乡村在保留农耕文明基因的同时,逐步融入现代的生产要素、生产方式、管理制度(模式)以及文明的生活方式与思想价值观的乡村社会。其中,机械、电力、生物、互联网信息和人工智能等科学的技术与装备在乡村生产、生活中的运用和普及,是现代化乡村的典型特征。

 

当然,超越乡土性,不是要摒弃乡土性。未来的新乡村,应该是在承续乡村的乡土性的同时,强化乡村的现代性,是一种基于工业文明时空背景下的农耕文明的乡村社会。

 

新乡村是城乡等值的乡村。城市和乡村,是人类社会中两种不同文化、制度与生活方式的社会共同体,但它们在人类的生活中又相互依存互为补充。一方面,乡村为城市发展提供必需的生产生活资料;另一方面,城市又为乡村的发展,提供必要的科学技术、文化知识以及资本和市场。城市和乡村的双向自由流通,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社会进步的明显标志。

 

同时,乡村和城市作为国家的两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社会快速崛起的今天,乡村也和城市一样享有国家现代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所带来红利的权利,其中包括乡村基础设施的改善、农民收入水平的增加和生活质量的提升。同样,乡村也会充分吸收城市发展的经验和理念,尤其是充分利用发达的现代科技所带来的文明成果,其中包括新技术、新装备的运用所带来的生产生活上的便利性、品质感和愉悦精神。城乡生活等值

Copyright © 2017 半汤商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半汤街道三瓜公司半汤商学院 学院办公室电话:0551-82312068

皖公网安备 34018102340337号